位置 >> 详情 >> 一品鲍官方下载

  • 片名:一品鲍官方下载

  • 类型:演唱会

  • 语言:英语尼西亚对白 中文

  • 评分:3.5分

  • 导演:红雨

  • 主演:姜哲那英

  • 时间:2022-07-06 21:36



  • 剧情简介

    封后的日期,容后再议吧。」  蓝婵清清楚楚地感觉到,身旁蓝妍的身子在那一瞬僵了僵,蓝母也目露惊色,虽都是很快压下,却也瞒不过同席的蓝婵。  对面席位上的雪妃闻言眼中一亮,拥着大皇子,状似随意地笑道「是呢, 封后一事事关国体,断不能随意而为,谨慎一些还是好的。」  语毕又有其他妃嫔相应,而后便又将话题引了开去,不消片刻,席间又是一片和乐融融。  眼见着蓝母如坐针毡,蓝妍的俏脸渐现苍白,俱都是心神不宁的模样,蓝婵抿了抿双唇,轻✖️声道「我去更衣,稍后便回。」  蓝母与蓝妍只觉惶惶,哪有心思再去留意蓝婵?倒是龙行瑞见蓝婵离席,心中大喜,强行按捺自己又坐了一会,这才也匆匆起身,离开大殿。()免费电子书下载  蓝婵借更衣之名出来,本是想出来和龙行瑞说话,可满院子的宫女侍女却是人多眼杂,来回观望一番,蓝婵便避开宫人们寻了一间更衣的偏殿,借故支开门口守着的宫女,又将自己的手帕系於门环上后,轻合门扉,静待来人。  等了不久,殿外传来轻叩之声,李海全压低的嗓音传了进来,「夫人?」  蓝婵刚开了门,一个身影夹着漫天💹的寒气便沖了进来。  31  「婵姐!」  蓝婵一把将龙行瑞伸过的手甩开,眉间微蹙,望向他的目光带着满满的责备,张口便是,「你可知道,你刚才所说的话会引起朝堂与后宫的多少纷测与争斗? 😉  立后之事也能当玩笑说么?你这么大的人了,为何还是如此任性!」  龙行-瑞的笑意还挂在脸上,满心的热度却顿时被这言语浇熄了大半。  若是后宫之中有人胆敢与他这么说话,就算不治罪,他想必也会拂袖而去吧?  可现在,他看着蓝婵薄怒的容颜,心里却只觉委屈。  「谁让你不理我……」  他低着头,像个做错事又不服气的孩子,薄唇轻抿,再不说话。  蓝婵更气,双颊气得微染薄红,「我不理你,你’便可以无视早前的圣旨信口开河?丝毫不顾满朝上下为立后大🐗典花费多少精力心血,丝毫不顾蓝氏满门忠臣,是否会因你这任性之举而被其他朝臣猜度!从古至今,哪个帝王不是金口玉言话()免费电子书下载出无悔?偏偏到了你这,为一个女人自毁前言,你可真有出息!」  「你……」龙行瑞咬着牙抬头,眼中闪烁的是跳动的怒火,多少年了?自她嫁人后,多少年再没人骂过他、训过他?就连母后,在他继位后都仿佛客气了许多!他是天子!他是大衡的国君!他是……「我……」他看着她,良久,喉头滑动几下,话音微颤,像是硬逼出来,💱「好,我这便回去……收回那些话!」   说罢,他转身便出了门去,蓝婵担心他倔劲上来💹又乱说话,连忙示意李海全快些跟上。  李海全忙不迭的去了,蓝婵也随即出了偏殿,又过了一阵子,蓝婵见龙行瑞再次由正殿出来,大步离开慈安宫。李海全见了蓝婵一路小跑地跑过来,「夫人放心,皇上说钦天监已新拟了日子,就在初八。」  蓝婵心中松了松,可思及龙行瑞,心间也有些难过,稍有挣紮,还是跟在李海全身后,想要看看他现在状态如何。  谁料,才出慈安宫的大门,便被拥入一个宽厚结实的怀中。  蓝婵低呼一声,龙行瑞的呼吸便在她耳畔洒下来,「放心,没有别人,都谴走了。」  蓝婵紧咬下唇,又扭头去看慈安宫大门,生怕门内有人出来。  龙行瑞见她如此,轻歎了一声,放了手。  「我只是……太想你……」他👩‍🏭低着头,微有些无助,「别不理我,怎么样都好,三个月、半年见一次都好,别不理我……」他到底是什么?在她面前,他什么都不是,他只想做她的男人。()好🚹看的txt电子书  看他的样子,蓝婵眼圈一热。  心尖儿上酸疼酸疼的,险些让她没了知觉。「我……」一边是对妹妹的愧疚, 一边却是腐心蚀骨的疼痛。她闭了闭眼,「我过几日……还会进宫来的。」  龙行瑞的惊喜清清楚楚地映在她的眼中,她的🏴‍☠️心当真已不知疼痛,看他笑着重重点头,极为满足地转身离去,蓝婵脸上一凉。  蓝婵连忙转过身去擦下眼泪,看着手心的湿润,她知道,自己这一次真的是万劫不眩恕?br />  32  天昭六年正月初七,作为皇后的家人,蓝氏女眷在册后大典的头一晚,被允许入宫一叙亲情。  蓝婵知道这是例行的恩典,所以那日才会说她会再进宫来。  作为寡居的长姐,蓝婵早打定主意在蓝妍成婚之时不会出现,以免带来不好的意头,影响妹妹将来的婚姻,可如今却是改了主意。  「我不进庆禧宫去,远远的看妹妹一眼即可。」说这话时,蓝婵一直低着头没有抬起。  看着女儿日渐清减的双颊,蓝夫人歎了一声,「这些日子可就是为了此事烦心?按说咱们家向来开明🤲,是不讲这些的意头的,你妹妹更不会在意,只是宫里不比民间,讲究多一些,却是委屈你了。」  蓝婵闻言脸色更见苍白,连日来的煎熬与折磨让她常常夜不能寐,蓝妍与龙 行瑞到底哪个在她心中更重一点她真的无法分辨,两😩个都不愿伤害,到头来却是两个都在伤害!既已如此,她又怎能置身事外?她说不清自己这些日子待自己的刻薄是忏悔还是赎罪,她只知道,这两个人,她谁也离不了。  蓝夫人又歎一声,「娘也知道你的心思,你现如今虽是脱离了夫家,但外面还是有些流言,我又岂会不晓?」  当年蓝婵的丈夫韩临新婚不久便上了战场,一去便是两年,中间本有数次机会调回,可阴差阳错的总是不能成事,最终在一次大战过后,韩临身染重疾继而去世,却是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。因为这些事情都是在蓝婵嫁入韩家后不久发生,故而便生出许多流言,说是蓝婵所克,才导致韩临客死异乡,这些话再传回京城,更是传得十分难听,有一阵子气得蓝相暴跳如雷,蓝母也是终日以泪洗面,也正因如此,蓝家才下定决心将蓝婵接回来,否则在这样的流言之下,蓝婵在婆家又如何能过得好?  蓝夫人自觉了解蓝婵的心事,殊不知这却是蓝婵最不愿面对的,如今韩家虽然出了休书给她,代表日后再无瓜葛,可韩临毕竟是她的丈夫,她是有过丈夫的人!如今却不知廉耻地躺在另一个男人身下婉转承欢,还要因此去伤害她最亲的 妹妹!  蓝婵的身子晃了晃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「没有,母亲多想了,以前的事,我已不在意了,母亲不必因此为我忧心。」  蓝夫人点点头,「你要真的这么想才好,我与你父亲已商量过,待妍儿的封后大典一过,我们便为你再寻夫家。你虽是寡居,但我蓝家家世显赫,如今你父亲又是国丈,岂会担心找不到优秀的男儿?将来你安稳度日,以往的流言蜚语,自然会烟消云散的。」  蓝婵听罢并不觉得意外,她还年轻,父母把她接回家来自然不是让她留在家里终老的,以往她算是默认了父母这样的想法,可现在,却是万万不行了。  「这些事,以后再说罢。」蓝婵拉起母亲,「快回去收拾收拾,下午允我们入宫的旨意便会到了,别让妍儿久等。」  33  到了下午,宫里果然差人来请,蓝婵便与母亲随来人一同入宫。到了宫里,蓝婵如言只是远远地在庆禧宫外见了蓝妍一面,跟着便回避而去,弄得蓝妍眼泪汪汪的,想起当年姐姐出嫁前她们姐妹同榻而眠聊至天明,如今到她出嫁,姐姐却连房门也进🙁不得,心中觉得万般亏待了姐姐。  蓝婵的眼泪同样的不能自抑,她明白她为什么要进宫,却是为了背叛妹妹来 的,经此一次,她以后再算不得无辜了,真正无辜的,只有蓝妍一人。  蓝婵离了庆禧宫后自然没有出宫去,而是被一直等着她的李海全引至清心殿内。  清心殿,蓝婵来过数次,可今日总觉得四周静得厉害,李海全不知何时退了下去,殿门轻合,掩去室外光线,只剩殿内烛光摇曳,昏暗静谧,仿如夜晚。  轻抬脚步,蓝婵朝内室而去,越走,越觉得不对,待到了间隔内室的帐帘之外,不知为何,她的心忽然跳得厉害。  曾经明黄|色的帐帘,不知何时换成了大红的颜色,帐上金龙彩凤比翼双飞,缀在其间的十数颗明珠在宫灯的映照之下发出柔和的光芒,热烈,而又宁静。这是为明日大婚准备的吗?蓝婵不确定,难道大婚,-之所不是在坤宁宫而是在清心殿吗?以往似乎没有这样的规矩。  「婵姐?」  帐内突地传来龙行瑞的唤声。  蓝婵浅吸一口气,伸手掀开帐帘,入眼,便🦷是满室的红。明红的是喜字,深红的是桌幔,大红的是跳跃着火光的龙凤双烛,室内正中,龙行瑞摒弃了尊贵的明黄,身着正红吉服,望着她,笑意满满。蓝婵怔怔地,目光从龙行瑞身上慢慢转向一旁喜桌上摆着的一套女式喜服,那耀红的颜色,刺得她双目生疼。   二话不说,蓝婵扭头就走!  龙行瑞闪身拦至她身前,钳住她的手腕,面色不善。  蓝婵同样沈着脸色回望着她,最终,仍是龙行瑞败👩‍👧‍👧下阵来。  「婵姐……」  「龙行瑞。」蓝婵紧抿双唇,眼眶不由自主地泛着红,「你可知道我决定今日入宫历经了多少煎熬?我抛去廉耻之心、不惜伤害亲妹站在你面前,你可知道我现时心如刀绞?你明知道,我不会与你做那样的事,你为何还要逼我?」  龙行瑞的目光闪了闪,他早看到蓝婵消瘦的身段与脸庞,怎会不心疼?怎会不明白她是因何如此?可今天的事,他却是势在必行!  「我明白。」他钳的她的手不松反紧,目光灼灼,「我明白,可这事,我非做不可。」  蓝婵眼中含泪,甩手便要挣脱他,却反被他抱在怀里,一路抱到床边。  蓝婵起初还只是反抗,可在见到那奇大的龙床上铺着的大红锦被时,愣了一下。  被面上绣着一对栩栩如生的鸳鸯,这是……这是……「你……」她眼中的泪水终於落下来,「你是想逼死我。」  龙行瑞紧抿唇角,目露心疼之色,可再心疼,眉眼间却是写满决意,「这件 绣品是你贺我大婚的,自然要把它用在真正的大婚之礼上。」  蓝婵摇着头,看着那被面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  贺他大婚?同时也是在贺蓝妍大婚啊!  这是属於蓝妍的,这被面儿、这大红、还有身边的男人,都该是属於蓝妍的。  「婵姐。」龙行瑞拥着她,在她面前少🦖有的坚决,「你说我要逼死你,我何尝不想逼死我自己一品鲍官方下载?婵姐,这事儿我一定要做,你心里过不去,就怪我,千万别屈着自己,要是你因今晚之事而让自己受到半点损伤……婵姐,」他低头,一口咬上她的肩,「你怎么伤的,我也怎么伤。你信么?我说到做到。」  蓝婵心里骤然一颤。  3🦮4  龙行瑞说完那话,不再给蓝婵思考的时间,反手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条丝带,几下便将蓝婵的双手缚至一处。  蓝婵急得连连挣紮,「你这是做什么!」  「嘘……」龙行瑞轻哄着她,手上却不停,将她反压到床上,抬手又将绑着她双手的丝带系於床头,让她再不能反抗,「小点力气,别挣痛了手。婵姐,我这次快点,也不弄疼你,咱们好好的做一次夫妻,好不好?」  他的动作强硬,声音却是软软的,像是哄骗,又像是哀求,蓝婵听着听着, 眼眶更热了,可心里实在是过不去自己那道坎,便咬着下唇不说话,只是🌸流眼泪。龙行瑞再不看她的眼睛,伸手除去自己的衣裳,而后又解了她的腰带与外裳,隔着中衣抚弄上她的胸前绵软。可是,只是隔衣而行,并不继续除去她的中衣,反而先一步褪去她的亵裤。  「我希望你戴着……可又怕你没戴……」龙🤮行瑞轻吻她的耳垂,「这样我看不见,就当你戴了我送你的玉。」  听着他的话,蓝婵将下唇咬得更紧,微微偏过头不去看他。  此时龙行瑞的指尖已寻到了芳源中的紧致入🍑口,轻轻搌动两回,那小口便像一张小嘴儿似地含住了他的指尖。  「婵


  • 随机推荐:   韩国快速伦理电影网  骄阳暴雨电影资源  

友情链接:

3334k老三电影院午夜片 欲电影 神马三级影院 女人影院 男人影院在线免费观看